思想的精灵,轻盈又凝重
作者: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经济学院根底部教授 雷军  上世纪末以来,文明散文一向热度不减,在尘俗景象中淘沥文明碎片,在过往印痕中参加野性幻想,成为散文写作的一种共同款式。著作停留在乡愁中渐渐流浪,用回忆阻挠现代文明对温顺的腐蚀。今世散文,朴素、平平、自在犹在,但那种浸入心灵的“咚”的动静,——瞬间阻挠血脉活动的震撼力少了,尤其是给心境带来的空创意少了。  李娟的散文集《悠远的向日葵地》有种脱俗之感,释放出久别的空寂。荒野日子繁殖出的现代性考虑,加大了生计的哀痛;自嘲姿势,加剧了实际的疏离。犹如托马斯·艾略特的长诗《荒漠》,在干枯干枯之下,闪烁着横空而出的思维精灵。2018年8月,《悠远的向日葵地》荣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散文杂文奖。  闻名文学评论家谢有顺在《散文的常道》一书中说:“一个好的散文家,必定得有一颗尘俗心,一起兼具一种魂灵的视力。”这儿的尘俗心,意味着对日子、生命的酷爱;魂灵的视力,是指酷爱后冷却的考虑。活在尘俗中,一些人要么沉湎其间为娱乐性所消融,要么受困于俗务而不堪繁琐。许多文明散文写作者,企图在前史中做精力的嫁接和搬运,建立新的价值标本,遗世独立。而这恰恰标明,他们缺失了实际的焰火气味,缺失了日子的耐性。  “散文是实际的一种面孔”,而不是虚拟的神话。李娟把笔伸入西北荒漠上,从修土窝子、竖稻草人、采蜜、雇工一路写来。她抱着对日子的忠诚,写下了人世艰苦,把人从城市现代化供给链条中剥离出来。然后,把人放在一片荒地中,来讲究他们的耐性和实在,在寂寥的大地间寻找人之永存的合法性。李娟用感知的敏锐、体会的深重和情感的火热,来调查天然生命。她在漆黑中看到了种子割裂的光辉,在向日葵的无边喧闹悦耳到了幽静,在天然的金光绚烂中看到了人的茫然,从农民敞向国际的劳动中想到了“被紧紧枷锁一花一叶之间”的悲痛。在“魂灵的视力”之下,人被排挤在回忆、六合、时刻之外,遁入虚拟的含义序列,进行着永久不尽的劳动。  与李娟的散文集《我的阿勒泰》比较,《悠远的向日葵地》更具写作的朴实性。《我的阿勒泰》倾向于日常日子的皮相描绘,《悠远的向日葵地》倾向于捕捉人与天然间的精力感应。著作中的荒野寂寥空旷,万物一干二净。藐小的动植物,不是一群被人蓄养或赏玩的懦弱生命,而是蕴藏着繁荣的天然玄机。软弱之下,动物奇特的嗜好、植物开放的颜色,让人不得不惊叹生命的丰满与热能。“农民驾御着沧海一帆,漂流在四季中。”而城市中的人,也在享受着天经地义的日子。这种日子的定局,遽然看起来那么虚无和空泛。作者在天然光影的轮转里,感触到了现代人的粗陋与短促,人世的污浊与杂色。  《悠远的向日葵地》的写作是通明的,即便有担忧、哀痛、磨难,也都是洁净的、坦荡的。著作退缩到自我编织的“梦境和虚拟”之中,寻求日子、生命的轻盈幻景和错觉。写作的内省和拷问,又催生了著作轻盈下的凝重。这种凝重便是,人无法穿过实际的负荷、疲乏,无法直抵生命灿烂的悲痛。西西弗斯式的劳动与生命含义的终极求索之间彼此违背,让写作悬浮在六合之间,为五颜六色的考虑簇拥着,却不能实在地把言语握在手里。  在书中,李娟以为,书写是播种方法,写作的进程像是发掘的进程,乃至是探险的进程。在悠远的荒芜土地里,不管哪种生命都包括独立的时刻韵律,它们彼此相关,又彼此关闭。著作不断地进行意念解码。向日葵的白日与黑夜相隔漫漫,兔子自在络绎于自己的白日与黑夜,咱们吃进去的每口蜂蜜都包含亿万公里的金色翱翔。  著作惊叹于万物的自在浪漫和美丽隐秘,惊叹于万物流通与时刻的休戚相关,而慨叹人总是心虚与惊惧。著作凭着理性的力气在漆黑中摸索,尽管只留下一串串对天然的惊叹号和赞许,无法深化谛听生命与天然的精力感应,但扩大了魂灵感知力,让生命一次次接近万物成长的深渊,对照自己的喧闹、孤单与贪婪。面临天然,作者一次次感叹人的衰弱。在现代城市巷道中,人靠着路标指引行进,习惯了城市既定的含义和规矩,心里却是一片荒漠。李娟写作的感触力,正如英国诗人布莱克的诗句所描绘的,“在一粒沙子里看见世界,在一朵野花里看见天堂,把永久放进一个钟点,把无限握在手掌”。轻飘飘的万物,在李娟眼中充满了活力的沉重。  《悠远的向日葵地》在一处处片断化的场景中,寻求一种静美的考虑。它没有许多文明散文那般跨过史料的浩瀚恣睢,但在行云流水的书写中,有种可贵的质感和力气,多了几分野性和孤冷。李娟写作的创造力,正是来自心底的孤冷。在天然热像中,品尝到人的悲惨。(雷军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